<th id="uvzll"><track id="uvzll"></track></th>

        房子是累贅還是財富?關鍵看這兩點

        發布日期:2017-11-27 瀏覽次數:1307

        [摘要]房價和股價一樣,都是社會大眾關心的問題,自然吃這碗飯的人也最多,專家、權威、學者、行家里手,眾說紛紜。 房價和股價一樣,都是社會大眾關心的問題,自然吃這碗飯的人也最多,專家、權威、學者、行家里手,眾說紛紜。 近日,安邦咨詢創始合伙人、首席研究員陳功的一篇萬字雄文,對房價背后的邏輯,之于中國老百姓的命運做出了深入分析,分享給大家。 01 “談房價”的學術套路 過去一段時間,“好學生”都去搞房地產了,給的薪金高,從別的行業把人才都搶走了。 “好學生”有一個問題,學得太好,于是,學院教的那一套就大行其道了。常見的是,現在供應有多少套房子,需求有多少套,供求相減,多出來的自然就要“去產能”、“去庫存”了。 房價怎么定呢?號稱“比較法”,無非是房齡、戶型、裝修、位置與地段、配套、小區環境之類的,但這樣子比下去,恐怕是只漲不跌了吧。 不知道有人去過上海嗎?看到那些老別墅,現在是千金難買,但有人問過這樣的一個問題嗎?原來民國時期的業主是誰,他當時買房子是怎么想的?投資還是自住?剛需還是軟需? 有到過歐洲的人,可以看到很多的殘破城堡遺址,這些城堡都有過輝煌的一頁,這是真豪宅吧,王健林都得花上億歐元去買,里面肯定是美酒加美女,厲害得很,但過去的業主在哪里呢? 到處都有歷史,歷史到處都在提醒大家,所謂房地產的保值和增值,完全就是個神話。過去是,現在更是,房地產本身是不會投資保值的,真能投資保值的是經濟環境,經濟趨勢,是大環境!房地產本身就是宏觀產業,這個性質就決定了,它不能像電視機那樣的商品一樣,用投入產出來衡量,不能用供需來衡量,甚至根本就不能用價格來衡量。因為你今天有的,明天可能就會一文不值。 北大的教授錢理群賣掉房子住進養老院,這是真大師啊,看得懂世態炎涼,有歷史感,但在中國,這樣的人有幾個?上世紀80年代,你炫富試試?一套房子說是70年產權,相當于30年時間的兩倍多,那是多大的一個時間跨度啊,投資?也就是忽悠吧!你現在賺錢了,你肯出手嗎?不會的!絕大多數中國人,包括經濟學大師們都沒這個理性思維程度,按照市場邏輯去出牌,何況普通人呢。 現在講什么“最賺錢”的滿天飛,各路英雄豪杰都在講,但什么“最賺錢”,跳不出發展邏輯,失去了發展邏輯講“最賺錢”,那就是純忽悠。原因很簡單,最有權力的政府,也要受發展邏輯的制約,不管它愿意不愿意,它跑不出去這個圈子,它跑不出去,你能跑的出去? 02 去年的房價調控 去年國慶節前以及國慶期間的房地產調控被媒體稱為“史上最嚴調控令”。 引人矚目的是北京,北京市政府辦公廳轉發了北京市住房城鄉建設委等部門《關于促進本市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若干措施》的通知,提出了北京市房地產調控八個方面的措施,被稱作“京八條”,政府施展出“組合拳”,在金融杠桿、土地供應和銷售價格等方面對北京樓市加以管制。 接著還有,天津、鄭州、成都、無錫、濟南、合肥、深圳、廣州……,據說截至去年10月18日,已經有15?20個城市推出房價限制措施。 實際去年針對高房價的調控措施,早有宏觀征兆,一是貨幣政策走向令人擔憂,大量貸款流向了房地產,而不是實體經濟,完全出乎官方預料,這樣下去還得了,這不是明擺著的問題;再一個是各地偷跑,出乎意料。原來就有房價管制措施的,但各地打著“保增長”的旗號,先后都悄悄地放開了,結果各地經濟增長未必保得住,但卻引發了新一輪的房地產炒作。很顯然,這里面值得思考的問題顯然是太多了,事情根本沒有這么簡單。 我們的房地產調控(限購)政策是從2010年的10月初開始的,但是限購令的細則出臺時間,拖了好久,一般說是在2011年初才真正出現。在此之前,還有很多的政策信號釋放,文件出了不少,但根本不管用,沒人當真,反對的倒是不少。 因為幾乎所有人,嘴上不講,心里也是這樣想的。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,中央的任何動作,都能轉化為各地推動房地產的熱情,中央要去庫存、去杠桿,地方立即就能推出“大學生買房零首付”、“補貼購房”等奇招。 如果再往前捋一下,那房地產一直就是支柱產業,城市化是刺激經濟增長的最重要支柱。北京大學教授周其仁在2009年就明確這樣講的,城市化是未來經濟增長的支柱,五年計劃中也是類似的定位和提法,甚至到了2014年,中央已經有壓力了,但各部和各地政府還是認為未來20年城市化是主要方向。 這種情況下,各地怪招迭出,有通過所謂土地確權來搞房地產的,有挖山填湖搞房地產的,甚至有千方百計擠走實業,用工業園區搞房地產的。騰籠換鳥,籠子騰空了很容易,鳥沒有進來怎么辦?正好搞房地產。 在這一片大熱之下,土地經濟這樣玩下去會導致什么問題?也就是說,國家下一步,要走什么道路的問題。畢竟政策是在5、6年后才有反應,才開始表達擔心和限制。這就是中國房地產調控的由來。 現在,如果要估計官方的思路是,估計是先穩住再說吧。這個“穩”字,不管你是自住還是投資,恐怕就又得抗幾年了。從全國這盤棋來看,其實從房地產的“新熱潮”到“再限購”,只有短短的一年多一點兒,房價又面臨再低頭了。 03 城市化理應穩字當先 城市化好不好? 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好不好的問題,這是規律,這是發展邏輯,一個地方不會永久是農村,有錢了就要建房子,終究會搞城市化,搞房地產,自古皆然,中外皆然,有沒有經濟學家都一樣的。 所以,關鍵是錢,關鍵是資本!從城市化的數據上看,也是這樣的情況,1999年的時候只有30%,2008年的時候是45%,2016年是56%。從30%到56%,中國只用了17年的時間,而一般國家要用幾十年甚至更長的時間。 總的來看,城市化是好事,中國的政策大原則,放在這上面,沒有任何錯誤,關鍵在于控制。我總是說,宏觀調控的奧秘就在于微調,而不是大動作。就像美聯儲,利率一次只調一點點,大砍大切,那不是宏觀調控,那是走投無路、背水一戰的表現。問題就出在怎么也控制不了,一搞就過頭,不搞就停車。 1.速度問題 我們要看到,城市化是好事,但城市化的速度太快,好事就變成壞事了。我早就說過,我是中國“著名的穩健派”,我有一句不太著名的名言常掛在嘴邊,那就是“中國的一切問題都是速度問題”!我現在還是個穩健派,還不斷遺憾穩健派在中國太少了。速度一快,看著城市面貌變化很大,但會產生一大堆的問題,遠遠不止于經濟。 我們到國外去看,人家發展速度不快,城市面貌變化不大,但生活水平卻比我們高,也就是說城市化的結果反而更好。這中間差的是效率,蘿卜快了不洗泥,就是這句話,發展問題上也是如此。 你到冰島去看,這個國家簡直就是一個大農村,但就現在的社會發展指標來看,冰島一點也不比其他歐洲國家要差,很多指標都是名列EU28前列的,所以對城市化不能太迷信。我們現在的情況就是對百米沖刺的速度產生了依賴性,有了“速度依賴癥”,明明知道這樣跑下去不行,但就是停不下來。 這都是速度惹的禍。 2.水平問題 除了速度問題之外,還有一個水平問題。速度快了,發展水平不可能很高。我幾年前講過,中國很多城市建的房子,也許過了10年就要炸掉。據說,現在有不少地方,已經開始炸了。 人對好壞、美丑是有各自標準的,這個標準還會改變,在一個家庭里面,老子和兒子對好壞、美丑的標準都不一樣,到了社會更是如此。你現在覺得好看的東西,將來就覺得丑了,怎么辦?都炸掉?!你現在可能覺得胡同礙眼,要拆掉重建,但將來這可能就是個寶了。你覺得現在長城殘破,用水泥全糊上就是美觀,但將來就會后悔?,F在的標準和將來的標準是不一樣的,怎么辦?最好的辦法是慢一點,留下的東西多一點,這樣還來得及挽救。 我們為什么要到國外去看,國外的老東西多啊,中國呢?現在拆的已經沒有多少真正的老東西了。反過來,外國人現在已經越來越少到中國來了,改革開放之初,還有不少外國人愿意來中國旅游,現在是越來越少了。就那些所謂現代化的玻璃盒子建筑,人家才不看呢。 上海有一個建筑師,把三代人擠得要死的老房子設計的美輪美奐,住在里面的老人一看就哭了,她一輩子都不曾想到自己的房子可以這樣美。實際上,沒有所謂棚戶區,只有未經好好改造的老房子。我們的棚戶區問題,實際是長期城市管理疏忽的地方,這種管理缺位造成的問題,不會通過新建一片房子就解決的。 3.成本問題 城市化會導致成本大幅上升,損害實體經濟,損害房地產之外的其他產業。電商怎么來的?那不是馬云的本事,而是沾了中國城市化的光,街道都沒了,生活極為不易,買瓶醬油都要開車去,于是電商來補空缺。別以為電商提供的就是便宜的產品,今后物流成本一定猛增,最后一定會超越街道商業提供的商品價格。 產業就更別提了,制造業不都是不講成本的高科技,還是要比成本的,中國成本這樣高,人家自然要轉移產業,產業都走了,實體經濟怎么發展?這樣的前景,在大講特講城市化的時候,大家想到了嗎?把它作為一個前提條件去考慮了嗎? 4.管理問題 城市是可以無限大下去的嗎?500萬人口的城市不夠,咱就搞1000萬的,很多大師們是真的這樣講的!這是可以靠假定條件來設定的嗎?咱們先把環境承載力之類的城市常識放一邊,聽夠了的城市病,咱們也暫且不管,不去談,就說那城市的秩序和混亂,你也受不了啊! 一個節假日,你看這交通堵的,雖然人人滿嘴“三字經”,但人們年年照樣這樣過。 有人以為,城市一定是可以設計的,河道多礙事啊,把它填上可以建樓。一下大雨,嘩嘩的,城市的下水道都成了噴泉,城市變成了海洋。實際上,再好的下水道設計,也不如自然形成的河道排水順暢。如果一切圖快,一切為了房地產,那這一切顯然是顧不上的,一切屬于必然。 節假日到了超市,少數幾個被設計成商業中心的市場,北京口音已經很少了,在這樣的市場中,你買盒鞋油都沒有,看著琳瑯滿目,實際都是大路貨,面向的是剛進城的消費群體和他們的標準。大群的外地人擁擠在北京的798藝術區,抱著孩子的阿姨,成群地將雕塑藝術品當成了曬太陽的躺椅。 城市管理跟不上,這就導致我們搞的根本不是城市化,而是逆城市化,讓城市變成了鄉村,而不是鄉村變成為城市。 5.轉型問題 城市化帶來資本過剩,資本過剩會帶來各種大危機,這我早已寫成了書,《顛覆世界的城市化》里面講得很清楚,有一個“危機三角”的存在。但別以為有錢了,大家就消停了,實際會開始社會轉型,一場很多人意想不到的革命就要開始了。這場革命會用消費來包裝,表面看是消費革命,實際是一場社會大轉型。 消費,表面看很簡單,就是鼓勵大家花錢唄,看著是這么簡單,實際卻要了命了,因為消費社會是一種多元社會,否則消費起不來的。在消費社會里面,政府一定要做出變革,要適應消費社會的一切,不變行嗎? 中國的城市化帶來的問題還有很多,比如老齡化問題我就講了十幾年,這些我都不講了,我這里只講了五個大方面的問題,最重要的是,實際中國的城市化透支了未來的資源,比如地方政府債務,增長速度太快了,但基本沒什么解決的好辦法,只能讓債務延期,這不是透支未來嗎?各種資源和城市相關的大問題,實際也是在透支未來。談房價,你得真懂這些問題,有學術功力能夠聯系在一塊考慮,才能講房價問題。 所以,城市化是一個大背景,我們談房價的時候,你無法忽視,當然平時可以假裝看不見。我老說發展邏輯,什么叫發展邏輯?發展邏輯就是規律,這么多人談房價,這么多大腕權威因此發了大財,但卻很少見到有人談發展邏輯,這里面就有一個學術良心的問題了。 04 怎么談房價? 談房價,你玩真的?這個就很難談了。 這個就有不同框架了,不同重點,不同周期,不同哲學的問題了。咱們在經濟學范疇里面談,那就用假定條件,凡是不清楚的,不好談的,都可以設定假定條件,一帶而過。要是真的政策研究,你能假定嗎?可不敢假定!所以框架不同,結果自然不同。 經濟學可以只取一點搞研究,只看有什么用,不看這樣做了會有什么后果,對發展邏輯不考慮,政策研究可以嗎?不成,因為發展邏輯決定了,該來的肯定會來,所以必須考慮。重點都不一樣,結果能一樣嗎?咱們只談房價,不談其他的,那能談出什么結果?自己騙自己吧。 價格總是時間的函數,但在時間周期里面,決定因素就多了去了,怎么變化?談不談?如果也不談了,那就隨大流吧。別人說漲,你也說漲,要錯反正一起錯。 至于怎么看問題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想法,有不同的利益傾向,這就是個哲學問題了。有人喜歡簡單生活,出家修行的人也不少吧;有人喜歡豪華生活,有人著急生孩子,有人向往清凈,講究格調,這就是不同的哲學,生活也是有哲學的,不同的哲學會有不同的標準,這樣看問題就有極大的差異。 談房價,實際很困難。 1.城市的發展邏輯 首先,你要梳理一條發展邏輯,搞清楚世界各地的城市怎么演變的,各有什么優劣。我去過世界上三百多個城市,還不敢說看清楚了。書本是不會給你這些東西的,那里面都是別人的看法,有對,有錯,我后面還會講到。最關鍵就是城市的發展邏輯,沒有發展邏輯就去談房價,肯定是亂彈琴。 2.房價的決定因素 其次是圍繞房價的各種決定因素,這個很不好整,變量太多,不知道哪個會爆炸,謙虛點的就得搞研究了,聽取真正大師的意見,這是考驗功力的地方,但也是發生決定作用的地方?!耙馔狻笨偸呛芏?,對外行才有意外,搞政策研究的人也有意外,那你實際就是跟著報紙在考慮問題呢?,F在新聞界有這么多人轉行做生意,就是新聞人發現,這些企業家、投資者還真的不行,還不如我們自己來呢。 3.遠期和近期的關系 遠期和近期并不是總一致的,近期看可以,遠期看肯定不行,這要搞清楚關系。假如你是個職業投資者,這一條就最重要了,以為近期可以,遠期肯定也可以,那是蠢蛋。以為近期不行,遠期肯定可以,那也差不多是個蠢蛋。究竟怎么看,一定要結合發展邏輯去看。 4.哲學問題 我前面講了,不同的人有著不同的看問題的方式和路數,這是哲學問題。談房價,先要搞清楚,你對面的是個什么樣的人,是個什么樣的群體,他有什么樣的哲學觀點,否則變成了對牛彈琴。 那種高度抽象的方法,比如經濟學的方法,往往是靠不住的。拿數字唬人,也是行不通的。世界上那些經濟大師是靠數字唬人的?無論薩繆爾森還是佛利德曼自己都說,自己很少用數據說話。最有意思的是薩繆爾森的兒媳婦,她是一家咨詢公司的CEO,也是薩繆爾森的學生,她就說,最反感用數據和公式來表達的人了。 5.市場問題 這個最好辦,就是市場的基本情況,也就是前面我講的市場基本面那些比較性數據。要注意的只有一點,今天的情況,不代表明天的情況。 總體來看,房價,這真不是一個好回答的問題,一定得給咨詢費才行。說了這么多,能不能給點參考意見呢?不說,對不起大家,我的意見是: 第一、現在中國的城市化率就已經接近極限狀態了。 第二,今后房價是高還是低?我的答案是忽高忽低,低也就是有價無市,為什么?資本過剩的時候,市場表現都是潮汐式的,我稱為是“潮汐市場現象”,大潮涌來,價格狂漲;大潮退去,立刻大跌或是僵在那里了。 第三,會不會崩盤?我的答案是,房地產這個市場現在不會,將來很可能?,F在不會是因為這是一個宏觀產業,牽連的人和資源太多,面多了加水,水多了加面,非到最后關頭,崩不了盤。一旦崩盤,就全瓦解了,不會只是一個房地產市場。 第四,有沒有辦法找到出路?我的答案是,除非另尋出路,老路子上漲、調控、再上漲、再調控,早已走不通了。唯一的辦法是另尋空間,這就是另一篇文章了,實際我過去也反復講過,世界大國在發展的關鍵時刻,都鋌而走險,拓展生存空間,不是沒有緣由的。那也是一種發展邏輯,只不過這遠遠超出了一般人,包括學術圈的想象力了。 就說這么多吧,值得一提的是,這次的房價調控還是有不同、有差異的,幾個月前在分析上半年經濟增長數據的時候,我向中央提出,現在的公共政策要搞分類指導,因為地區差異太明顯了,最好能分成四種類型的地區來搞,不要一刀切?,F在看,這個提議還是受重視的,大家可以看到,這新一輪的宏觀調控并沒有搞一刀切。最后,我再回應幾個社會現象和突出問題。 05 政府應該允許房價上漲嗎? 在這個市場中混久了的人,很多是偏激的。2003年,國家發改委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(CCUD)的一位主任談及房價上漲時表示,要想遏制房子投機,還是要依靠市場的力量,政府應該允許房價上漲,房價漲到頭就沒人投機了。 “香港為什么沒人投機房子?因為房價太高了,沒人炒得起?!彼硎?,政府利用行政手段調整房價是將房價上漲收益轉給了一部分人,比如興建保障房。 自由市場學派是主張讓市場自由調節的,實際這種觀點是有明顯缺陷的,“房價漲到頭就不漲了”,什么是頭?這個頭存在嗎?這是明顯被忽略的一點,中國老百姓有50多萬億的儲蓄,哪里是頭?這個話講得太輕松了。 至于說,香港沒人炒樓,那是不熟悉香港人炒樓的方式,就不談了。自由市場不是萬能的,尤其相對于有限資源條件來講,更不是萬能的,給了這個,就給不了那個,所以調節是必須的。世界上哪個國家可以說,政府完全放棄調節作用的,沒有的。確保健康的市場秩序,這是世界各國政府的責任,中國也不例外。 所以,對于房地產,不能總站在一個狹隘的空間里面去看問題,我已經講過,這是一個宏觀產業,鏈條太長,從政府到老百姓,都栓在上面,牽一發動全身,更要小心。對于這樣的宏觀產業,如果用普通產業的標準和尺度去衡量,讓其自由發展,未免太幼稚了。普通產業最多就是一個產業的興衰,宏觀產業則是一個國家的興亡,隨便講幾句話很輕松,但誰負得了這個責任?現在看來,能夠讓房地產穩下來,就已經相當不錯了,這總比讓市場大跌要好得多吧。 對于房地產,大體來看中國學界過去贊美房地產的人,對于房地產市場的問題,無非就是三種態度: 第一種態度是死扛,知道錯了,也不能承認錯,只要逮著機會,就要不失時機利用每一次的上漲,來證明自己還是“對的”。 第二種態度,就是拼命解釋自己“不是那個意思”,希望能夠脫身。 第三種態度,就是沉默下去,下次爭取利用別的機會再翻身,重塑金身。 這些都是正常的反應,沒什么了不起的,不過要是能夠更認真一些,看問題更系統一些,可能就能避免這樣的尷尬了。其實,像日本房地產熱那樣的例子,無數人已經講過了,中國幾乎一點不差的在復制日本的軌跡,當年日本也是地產大熱之后在世界上狂買資產,中國現在也是。當年日本人也不相信地產會崩盤,號稱“日本神話”。 這些資料尤其是其中的道理和邏輯,稍微看一下,在表達自己的過分自信之前稍微停頓一下,也許就能避免問題。世界上哪里有一直上漲的道理,如果真有,那財富就不會是流動的,一直會在某些人的手里,你在世界各地看到的城堡,就不會是殘破的,而是始終富麗堂皇的。 06 房價上升等于老百姓的財富上升嗎? 這話是張五常說的,他認為,原則上,樓價上升是好事,這反映著經濟的財富或租值上升,人民的生活有了改進。張五常在經濟學上有造詣,但并不是說他的學問就能用到公共政策范疇。經濟學分析和經濟分析,一字之差卻本來就是兩碼事,一個是學術套路的分析,一個是公共政策套路的分析。一個是真的,一個是假的,用于研究和討論的。 實際上,樓價上升是不是代表著老百姓的財富,決定因素要看市場和形勢,首先樓賣不出,這個財富等于零;其次是成本因素,如果樓價是升了,其他升得更快,你的財富在哪里呢?其實,資產價格與財富并無直接關系,與價格直接相關的是交易,似乎大師忘記了這一點。 07 哈佛大學就一定正確嗎? 《城市的勝利》這本書影響還是很大的,給很多人提供了一個支撐點,一種證據的感覺,你看人家的哈佛大學教授都是這么說的吧!其實,這本書的格局很小,算不上是什么經典之作。 做學問有兩個類型,一種類型是學院派的傳統路數,一種是天才型的路數。雖然世界知名的大學會吸收天才型學者,比如劍橋就吸收了拉馬努金,但這并不是說這兩種類型可以合二為一了,實際兩種類型,涇渭分明,始終存在。 學院是學院,天才是天才,學院并不經常接納天才,他們講究按部就班,一切按照規矩來,實際就教書育人而言,也當如此。但別忘記,這是學院的套路,拿到社會上,作為公共政策就有問題了。只有傻瓜才會把學院派的假定,當成公共政策的基礎。 《城市的勝利》這本書,最大的問題就在于作者是在經濟學的效率范疇里面討論問題,把人往城市的集裝箱里面一裝,越多越好,效率最高,一切都是效率優先的假定。實際效率這個問題,在大社會中就是一個小房間,中國最窮的時候,有幾億人是貧困戶,要是都按照效率原則,他們就應該去死嗎?城市可以無限大嗎?這明顯是天方夜譚級別的故事。 我過去寫過一篇文章討論過這本書,這本書里面的問題很多,看著循規蹈矩,套路齊整,按照學院的路數用數據來說話,實際這本書的框架一確定,格局也就確定了,環境承載力和人文歷史,就不在作者的話下了。 中國是一個人口大國,這樣的大國實現富裕和發展,本身就是一個世界奇跡,創造奇跡的人,不應該讓哈佛大學的品牌牽著鼻子走,要認真總結自己的發展之路,這才是根本。 08 中國城市化的大勢所趨 現在要求發展實業,怎么發展? 十幾年前,發展經濟學也是那個時候,成為顯學的吧。為什么?因為要有人來證明,發展有理,城市化有理,秩序算什么,節奏又算什么啊!什么叫城市肌理,咱管那個干啥呀,土豪氣概,氣沖斗牛??傊?,城市化就是好,沒人關心城市化的后果。 既然有了城市化,有了一浪高過一浪的房價上漲,那么成本上漲就是無可避免的事情,對制造業的殺傷也無可避免。蘋果的主要代工廠商富士康是在中國下重本的制造商,但它現在也夠嗆。據說,富士康已經在中國生產基地安裝了4萬臺機器人,以盡量減少雇傭的員工數量。 來自富士康內部的人士說,目前富士康每年生產1萬臺機器人。富士康可能繼續利用機器人取代員工,僅在昆山,富士康就裁減了6萬名員工。過去,中國企業雇傭員工的成本可能還低于使用機器人。但是,不斷上漲的用工成本、年輕人對在工廠工作不感興趣,這使得企業不得不在生產自動化方面投入巨資,造成成本的巨額上漲。 這不是好事嗎?開始搞科技了!不過有一點別忘記,中國的后邊有印度。我們這個世界還有很多成本很低的國家,如越南、緬甸和孟加拉等國,包括富士康在內的制造業不會忘記這一點,所以他們都在大幅度加大對低成本國家的投資,那里才是他們的未來,不是中國。 中國經濟現在最頭痛的就是產業科技沒跟上,產業轉移卻大規模發生了,制造業沒能出精品,價格優勢卻失去了。今后看的就是中國能不能適應未來消費社會的節奏,從投資主導轉向消費主導的社會,這是一場大變革,做的好,那么中國經濟還有希望。 現在看,管理層正在盡全力向這個方向推動改革,但步履艱難,不容易。不理解的人,不明白的人,遍布各界,無非都還想著過去的日子,想著大把資金在手,這些都是投資型社會的特點,但這種日子正在走向結束。一方面,黨的紀律在加強,反腐敗在繼續;另一方面,社會發展導致的轉型壓力大增,不轉也不行了,老路走不下去了。 所以未來,中國走向一個消費社會,用正常的消費增長,用服務經濟,用科技,用新市場空間,來代替投資和炒作,代替對數量和規模的追求,代替對增長速度的追求,這是大勢所趨啊,大家把眼光放得長遠一點,不要再憑一己之私來反對了,好嗎?
        chinese乱子伦xxxx国语对白_一区二区三区在线免费视频_精品久久久久久中文字幕女_亚洲图片综合区
        <th id="uvzll"><track id="uvzll"></track></th>